<form id="wp9km"></form>
<s id="wp9km"><i id="wp9km"></i></s>

  1. <rp id="wp9km"></rp>
  2. <cite id="wp9km"><blockquote id="wp9km"></blockquote></cite>
    <menu id="wp9km"></menu>
      1. <strong id="wp9km"><li id="wp9km"></li></strong>

        歡迎您進入揚州九一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揚州九一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全國咨詢熱線

        18168656677
        當前位置:主頁?新聞動態?公司新聞?

        疊螺式污泥脫過去由于不重視污泥無害化處理

        文章出處:未知 人氣:發表時間:2021-04-06 03:58

          “京城環保大案”讓污泥處置再次進入人們的視線。“中國城市污泥已造成二次污染”,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劉陽生和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復中心主任陳同斌等專家都表達了相同的憂慮。

          污泥如何才能減量化、無害化和資源化妥善處理?中國的污泥處理有何特殊之處?

          近日,在由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主辦的中韓活性污泥處理共同技術開發研討會上,中韓專家各抒己見。專家認為,從城市污泥中提取氨基酸微肥可以實現污泥中部分組分的資源化,是污泥資源化方面的一項重要嘗試。但是從固廢的減量化方面來看效果不理想,從污泥中提取的氨基酸畢竟僅占污泥的一小部分,處理后還會遺留大量固體廢物,需要進一步處置……

          10月22日,“京城環保大案”終于塵埃落定。北京市門頭溝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承包北京市清河、酒仙橋污水處理廠污泥無害化處置的北京環興園環保科技有限法人何濤等人均被法院認定犯重大環境污染罪,何濤被判有期徒刑3年6個月,罰金3萬元,劉永祥和蔣小兵被處以緩刑,吳建華和劉書力則被免予刑事處罰。

          此前,何濤等人將北京市清河、酒仙橋污水處理廠6500噸含有多種重金屬和大量細菌的污泥,倒進北京地下水水源保護區的永定河舊河床沙坑內,造成重大污染事故,損失高達上億元。

          污泥處置再一次進入人們的視線——鼎沸京城的“京城環保大案”是偶然還是必然?至少30多個城市先后爆發過污泥污染事件,廣州《萬噸污泥埋進林場》、《深圳污泥坑管涌威脅自然生態》等報道一再見諸媒體。由此引發出的我國污泥處理處置面臨哪些問題?

          污水處理量增加后,隨之而來的是產生的大量污泥。中韓活性污泥處理共同技術開發研討會上,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北京市固體廢物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劉陽生說:“之前韓國環境產業技術部全炯律介紹韓國2008年一年產濕污泥28.2萬噸,而中國目前一年就產干污泥900萬噸,我很羨慕他們。”中國干污泥占總垃圾量的0.3%,而且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遞增。

          濕污泥含水量高達80%;而且有機質含量高,很容易發臭。本來城市污泥是很好的農業肥料,氮、磷、鉀含量遠高于農家肥,可惜污泥含有寄生蟲、病菌等,而且臭味問題很突出,并不太適合直接做肥料。

          “垃圾填埋場一般很不喜歡污泥。”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復中心主任陳同斌給《科學時報》記者一口氣列舉了好幾條理由:首先,脫水后的污泥黏稠得就像稀湯一樣,不能堆積,而且影響垃圾填埋場的機械作業,縮短垃圾填埋場的使用壽命。

          2007年建設部出臺的《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置—混合填埋泥質》標準和2008年環境保護部出臺的《生活垃圾填埋污染控制標準(GB16889—2008)》中都明確規定,污泥混合填埋含水率應小于60%。盡管如此,污水處理廠的脫水污泥含水率仍普遍達80%左右。

          再次,有機物含量高的污泥散發惡臭,疊螺式污泥脫還會產生甲烷等溫室氣體,影響垃圾填埋場的穩定性,延長封場的時間。污泥引發的惡臭招致居民抗議,影響社會安定。

          “深圳黃涌的垃圾填埋場、廣州垃圾填埋場,這些接受污泥的垃圾填埋場,很快就廢了,而且還出現過垃圾填埋場垮塌事件。”陳同斌展示了很多調查圖片,蚊蠅成堆,臭不堪言。

          近年三峽庫區的“污泥填埋危機”就是突出反映。成千上萬噸沒有處置的污泥成為影響三峽庫區水環境安全的污染源,數額龐大的污泥處理處置費用成為污水廠正常運行的沉重負擔,直接影響三峽庫區污水的有效治理。有人聳人聽聞夸張,如果資金再不到位,或者技術上處理不當,疊螺式污泥脫三峽水庫將成為一個“活性污泥儲存庫”。

          劉陽生也展示了他到某污水處理廠調查的圖片,黑漆漆的污泥堆得像小山一樣,等待著雨水的沖刷。“一到夏天,龐各莊這個污泥堆肥廠蚊蟲蒼蠅鋪天蓋地,每年光滅蚊就需要農藥三四噸。”也就是說,沒有及時處理的污泥可能對環境造成二次污染。

          曾在湖南省益陽市農藥廠工作過三年的劉陽生甚至為這個堆肥廠出謀劃策,要殺死這些蚊蟲蒼蠅,可能要三四種農藥聯合發力,才能奏效。

          劉陽生的調查還顯示,北京某污水處理廠的污泥汞超標。但北京沒有排放含汞廢物企業,究其原因,可能是生活源的含汞廢物進入了污水系統。他拍攝的照片顯示了全國污泥亂倒亂放的可怕現狀,北京市的污泥已流入河北廊坊等地。

          “中國做污水處理的專家不計其數,但做污泥處置的屈指可數,更何況,做污泥處置的隊伍中,專業的又有幾人呢?”陳同斌毫不客氣地指出,中國的現狀就是典型的“重水輕泥”。

          主要還是由于政府投資偏頗造成的。“處理1萬噸城市污水,大約產生8~10噸污泥,污泥與污水的產生比例是萬分之一。但是‘十一五’期間,污泥處理設施的投資很少,少了一大截”。

          在國外,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設施的投資一般占污水處理設施投資的40%~60%。

          陳同斌介紹說,現有污水廠很少有符合國家標準的污泥處置設施。污泥的安全處置率小于10%,未經無害化處理的污泥隨意亂丟現象嚴重。過去由于不重視污泥無害化處理問題,加之存在缺少投資和技術不過關等多方面原因,東部某市、河北等省市的堆肥設備閑置,廠區空無一人。甚至投資巨大的中部某省污泥堆肥廠被關閉。污泥問題已成為制約污水行業發展的瓶頸。

          當然,這也有歷史原因。“需求決定技術。因為中國近年才加快城市化進程,興起沖水馬桶等,之前一直以旱廁為主,所以這方面的技術沒有跟上。而歐美發達國家不一樣,他們使用沖水馬桶的時間較長,對污水和處理污泥的問題重視得更早一些。”陳同斌表示。

          “污泥和污水處理同等重要,如果污泥不妥善處置,就像污水不經處理直接排放一樣。解決不好污泥的問題就不可能從根本上實現水環境的改善!”陳同斌呼吁政府部門、更多的專家、污水處理廠都來關注污泥的處置。中國水協排水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楊向平、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王洪臣教授等人認為,“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

          人們對環境污染問題的關注,常常聚焦于能夠直觀感受到的大氣污染、水污染、噪聲污染、光污染和固體廢棄物污染等,而土地污染則因其隱蔽性而被稱作“看不見的污染”。疊螺式污泥脫

          與此同時,從污染源的角度來看,人們習慣于緊盯高排污的工礦企業、建筑垃圾及城市等,而畜禽養殖業則似乎被忽略。

          我國實施高溫補貼政策已有年頭了,但是多地標準已數年未漲,高溫津貼落實遭遇尷尬。東莞外來工群像:每天坐9小時 經常...66833
        想了解更多詳情,請訪問:疊螺-疊螺式污泥脫水機-疊螺脫水機-揚州九一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推薦產品

        一本大道香蕉久在线播放29 网站地图